【慢节奏】还好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尹梦寒

    现在我试着习惯一个人过也许你已经开始新的生活陪着我的叫做寂寞陪你的 是谁呢想知道你真的过得好吗没有我也许是种解脱将思念穿梭在宇宙数千光年悄悄到 你身边 (一) 7月24日,我回到埋藏青春的地方,去见我爱过的姑娘,当然为了维持职业赋予我的形象,并没有一到宾馆就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 我和她已经13个月没有见面了,去年6月2日分的别。6月1日送她去火车站,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跟她回去的,在她检票上车的那一刻我竟然一时脑热买了车票。后来我后悔了,车厢挤得像马蜂窝,让人难以呼吸,一个带孩子的大妈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看那熊孩子哇哇直哭,我把自己的位置让出一半给她,后来大妈当众喂起奶来,我实在受不了就离开了位置。 我站在通道上欣赏我爱得惨绝人寰的姑娘,不到一小时我腰酸脚软。在中间站点有人下车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我的女神可以说,“就送到这儿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额,是剩下的车我自己坐)。”后来她换我坐一会儿,我听着她MP3里的歌睡着了。我醒来的时候她正和旁边一小伙谈得正欢,带孩子的大妈已经下车,新上来的小伙趁我睡着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 到站后离她倒客车还有三个多小时,我们一起吃了一碗无比难吃的过桥米线。本想着时间还来得及要不开个钟点房以免后悔终生,看她满脸归心似箭回家心切的表情,我都怀疑她是有多想赶紧摆脱我。她走之后,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谢谢你送我回来,不好意思没能带你去玩。路上小心,赶紧找一个对你很好的女孩吧!” 看完短信我一时没忍住内心的酸楚,哭得梨花带雨(其实菊花也不好受,吃过桥米线时辣椒加多了),总之我在公交车上一时之间情绪难以平复,上车的人都诧异的看着我,多半是以为我抢到了位置喜极而泣。本来我打算多难受一会儿的,后来因为坐错了车又不好意思再发短信问女神,不得不收拾情绪向警察叔叔问起路来。我淋得湿了半身才回到火车站,也是在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春城也会下雨。 (二) 我很失望时间让人改变得这么厉害,仅仅一年竟已经恍若隔世了。那些场景那些甜美,如梦似幻般不真实,就是上面的几段文字,我都不清楚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掺了水分意了淫想。 我的女神要来,说实话听到消息的时候我还是兴奋了一小下。原本我正享受着暑假培训套餐,我都能顺口编得出正当理由请假。近400天没有见面的人儿,多么希望她过得没有那么好,以致于还想得起曾经我对她的那些好。听说她找到了下家,而我还一直单身着。或许,是伤心多了,也就不想触碰爱情,怕再爱一次,也是徒添伤悲。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一个人。也或许,没有遇到对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再去爱。 只是成长,有时真的没有那么高逼格。它来得粗犷热烈,来得迫不及待。我们带着对出租房的记忆,凭着对奶茶吧的怀念,跟随着我们自己的感觉,陪伴着我们对未来的希望,我们风尘仆仆,悄悄长大,慢慢变老。  我们可以喋喋不休地去叙述我们的过去,也可以夸夸其谈地去描绘我们的未来。然而,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越的是现在,是实实在在的、客观存在的现在。深沉不再是我们的全部秉性,我们心底始终涌动着那么一点点激情。紧紧地抱了一下13个月都不曾抱到的过往,没有更恰当的语言,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句子,虽互致问候却已热泪盈眶,尼玛,是热得泪盈眶。拭去眼角的泪花、脸角的汗水,我们已愈发遥远,系着我们的是曾经、曾经 ……  也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领悟,才发现青春是一种不自觉。我们多半是在失去了青春之后,才知道青春曾经真的存在过,与我们相伴过。但是往往又都被我们虚掷了,几乎所有人的青春都是悔恨的,比如后悔好好学习,没有尽情撒欢等等,无不是顾此失彼的。过去已不需要我们去准备,将来也不会招之即来,现在却来不得半点的犹豫彷徨。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难处,我们在青春的舞台上演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戏。 一直以为有些疼痛会难以忘怀,有些事情会永不忘记,在时光这座机器面前原来都是不堪一击,水蒸气一样的挥发在空气里。仿若那些事情从未发生,也从未来过。记忆渐渐褪色,伤痛慢慢消失,唯有时光在不紧不慢地走着。摩擦掉了艰苦岁月时的悲痛,灰白了曾经的五颜六色。曾经以为会牵手一生的人儿各奔东西,曾经心心相惜的知己转身离去。有些事,你不必太认真。有些人,你不必太在意,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我们终将会躲过那段迷茫和凄凉,直到心境成熟可以直面沧桑的人生。 (三) 于是有那么一天,我想起我的女神也仅仅是赋诗一首:债已还清/我托付高山流水/保佑你四海为家/一阵青烟/是命悬一线的等待/亦或是最后的/一声叹息/檀香萦绕,木鱼声声/我为数不多的爱,给一个人/刚刚好爱情不是童话,我们最终都会被同化,像大多数人一样“再也不相信爱了”或者是“再也不想爱了”。当我们真正用切身的痛弄懂什么叫做“爱”的时候,我们可能就真的只会做爱了。但当人们开始破釜沉舟不怕死的时候,当人们横下一条心死不改悔的时候,也是将追求演绎到极致的时候,于是,爱不起比性无能还可怕百倍。“作死方休”这样的追求,毕竟是用童话的方式表述出来的。所谓童话,就是孩童才会相信的话,稍微成熟点的人不会拿来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那么选择与现实和解,也不失为一条途径。 性也好,爱也罢,不管是像西门一样精尽而亡,还是像黛玉一样泪涸而死,都是被杀的一种节奏,一种是让你舒服而死,一种是让你痛苦而亡。如果不能认清自己,怎么个死法都会不得而知。聚散分离,本是寻常之事。惺惺相惜之人,能遇到情投意合的实在是难能可贵。在这个喧嚣也掩盖不住浮夸的时代,我们能做到的只是静下心来,与诱惑保持适度的距离。 我们无法超越现实,让精神的需求如沐春风,千百万年来,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追求,也很少有人能将童话种植在现实的土壤中,然后再开出绚烂的花来。谈到超越,我不得不提到最近看过的莫言大师的一篇散文《超越故乡》中的一段话:“对故乡的超越首先是思想的超越,或者说是哲学的超越,这束哲学的灵光,不知将照耀到哪颗幸运的头颅上,我与我的同行们在一样努力地祈祷着、企盼着成为幸运的头颅。”我只能说自己的不幸已经是万幸了,成长的年岁,我可以卑微到尘埃里,自然也可以卑鄙到骨子里。当那颗曾以为高贵的头颅无异于夜壶,我也仅仅是寄希望于未来,我们的文字可以进化得越来越真实,诗歌进化得越来越高雅,爱情进化得越来越感人,人类文明进化得越来越美好。  (四) 装逼的时候总喜欢感叹似水年华,年华是什么,为什么会似水呢? 《尔雅》说:木本的花为华,草本的花为花。华,最早是指壮硕的美丽、繁盛等意,多用于敬辞或赞美之辞。年是岁的意思。年华应是盛美岁月。 水,严格来说是H2O,显然这与岁月不相干,但水与岁月相干的是流的性质。所以,这时我们说的水就是指的流。我们知道,斩不断的是流水。水流是过程,除非蒸发,它的执著就是向下流淌,且这个流淌是不可逆的,区别只在于:或潺潺流水,或飞流直下,或洪流滚滚。 岁月不管是否美丽,也会像水一样奔流。谁也不可能第二次走进自己的同一个时间段的那段岁月,也不可能穿越。因此,谁都不可能有永远的年华。你的萌,是因为有草挡住了日月,不断的流淌可以带走挡着日月的草;你的青涩,只是说明你还不够成熟,理想的流淌会磨炼出不同的果实,这个果实可能有苦辣酸甜各种滋味。经常,人总是以自己知道的去界定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只有在他有了新发现时才会知道,世界真奇妙。这或许叫流水不腐。等到能惯看秋月春风时,一定会是白发渔樵。也只有白发渔樵,才可能有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大度。要知道,这个白发也是年华。 当你真的能宠辱不惊时,年轮的皱纹却已经爬上了你的脸宠。这是不能没有的生命过程,你可以对你的从前评头品足,但那可是谁也绕不开、躲不掉、藏不了、销不毁的。没必要对你曾经的萌、曾经的青涩脸红。 (五) 终于有那么一天,我的生活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赟儿或者槿儿放暑假了,我反倒比以往更忙碌,一周四次的武术课或者舞蹈课是必须要去的,忙碌的日子填满了空虚的心海,劳累的身体赶走了脑中的愁绪。每日陪伴着调皮捣蛋的儿子或者乖巧可爱的女儿快乐成长,看着(他)她又长高了一点,又懂事了一些,再无趣的生活过得也有意义。那时候,爱在一日三餐的油盐酱醋里,当然我亲自下厨,老婆只管阅读我刚写的打印下来的诗歌。读到恶心之处,老婆会使来一个调皮的眼神,或者是挑拨儿子(女儿)来编排我。时光抹去的是伤痛,沉淀下来浓厚芳香爱的甜蜜。如我,一个平凡的小知识分子能够用爱为家人作羹汤,享受他们回馈与我的笑容,回赠与我甜蜜的香吻。心,又怎能不装满幸福?一年四季,时光如昔。岁月轻轻浅浅地划过眼眸,永无止境地向着不知名的前方奔流而去。今天重复着昨天,明天又在重复着今天,看似一样的时光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却已是过去和将来了。昨天是永回不去的记忆,已经埋在了生锈的脑海里。今天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即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明天,明天会怎样呢?总觉得明天会与今天不一样,一点点的希望,一点点的幻想,一点点的期待都放在了明天的日子里…… 在这夏夜难得的清凉里,我在键盘上敲打着自己的心情,思绪飘得很远很远。黑夜过去,不知明天是阳光灿烂,热浪滚滚,还是风云变幻,暴雨倾盆。可生活还要继续,我们不得不面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沉沉睡去。(文/佚名)  (本文为暴一门户网签约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暴一门户网,可通过意念关注 ←